设为GA平台电子游戏 | 加入收藏

白田文苑2017年2月20日 第2期 总第143期

时间:2017-02-23 07:52来源:校办 作者:朱莉 点击: 次 | 责任编辑:石书贵
冬日暖阳
初三(16)班 陆予恬
 
  几日阳光出奇的好。闲来坐在阳台窗边,便浑身暖洋洋的,幸福的都快冒了泡。
 
  坐于楼上,总喜欢看楼下的人们来来往往,看街上的车流穿穿梭梭。即便人声与车声鼎沸,略是喧闹,内心却快意满满,这才是春节该有的样子啊!
 
  吃过了没?
 
   没呢!
 
  等孩子啊!
 
  是,就快下班回来了。
 
  谈话间,就有一个小女孩,清清秀秀却肥嘟嘟的可爱。大大的眼睛乌溜溜的,笑意盈盈的注视着交谈中的奶奶。一条小狗,干干爽爽毛绒绒的,就那样立于女孩的脚边,轻轻咬住她的衣角。
 
  瞬间捕捉到的画面却那样甜甜的,柔柔的,一如那冬日的暖阳。
 
  母亲送来一盘橙子,又是暖暖的橙色。一粒粒果肉层层叠聚,活力满满的光泽。抬手举于眼前,摸摸头,发尾都染上了热。又兴起开始玩光与影子的游戏。玩累了,眯起眼睛,双肘撑着托着脸。对着太阳的方向暖暖地笑。风还夹杂着些许凉意,吹动着耳边的头发。轻轻拂于耳后。
 
  看过张晓风写的话:阳光的酒调得很淡,却很醇,浅浅地斟在每一个杯形的小野花里,到底是怎样的君王要举行野宴了,何必把每个角落都不知道这样豪华雅致呢!现在确实是这样的。
 
  下楼,仅存不多的老城区了。大多低矮的带小院的房子,三两家围成一圈,对着朝南的大门。阳光就这样疏疏落落地从门缝里窥进。本是除夕当天才是换旧符的时候,却早有心急的孩子将门上的对联撕下,却又撕不彻底,许是在大人的骂声中不舍地住了手。不自觉的就开始构想。孩子满脸无辜,嘟着嘴看着大人,小小的身子固执得一动不动,手上攥着对联的一角紧紧的扯着,指尖触及掌心的地方,微微泛红。

  看着大人坚定的眼神,只好弱弱的低下头,一步一挪地松开回了房。嘴角轻挑。门内倏得传来孩子银铃般的笑声。也是,我小的时候,一块糖也足以抚去之前的委屈。
 
  就这样徜徉在巷子里,两边人家的大门大多是敞开的。每至一个门前,我总要停下片刻。也许看一看院外的树,也许看一看院内的人。
 
  每个院子总是相似,院里一棵高大的树,或是桂花,或是腊梅,有时还能看见一两盆铁树,就这样悠悠地倚在院墙边。院子里的留声机唱着不知是什么戏剧,清嗅一气,鼻前萦绕淡淡清茶香。喜欢那院墙,似乎每家都喜欢在院墙旁,堆上几片瓦,亦或是几块红砖,我想时光定是从那里穿过的。院墙的颜色早已分层,距地近半米,长满细细的苔藓。砖啦瓦啦,亦是如此。不好意思进院门,我在门外的墙上轻轻抚过。有一段时间,总有人喜欢在墙上写下广告,留下黑黑的一块,很是扎眼。而这里不知被哪位有心人细细粉刷一遍,不仔细看便真看不出来。
 
  院内的人却总是各不相同。看过有几家媳妇就坐在一起,包着饺子择着菜。把那邻里间的趣闻琐事拉扯的同那光线一般长。又或是几家老大爷围坐在一家院子里,两个人在中间对弈。到这便比较清静了,屏息注视着每一步棋的走向。那样专注的神情,亦如上课探求知识的学子。
 
  每年我都会想春节是什么?当我迎向那阳光,我便真切地感受到一种欢欣和愉悦,真切地看到身边的人,也许,春节的足迹就隐藏于其中,那温暖,也并不仅仅因为阳光,更多的是因为一种节日的氛围。一种亲人之间或彼此不认识的人所给予的一同享受的爱。
 
  伸手抓一把阳光,醇醇的,暖暖的,在心里。

 
   墨迹除夕           
初三(21)班 鲁佳凡   
 
  又是一年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还浸没在阵阵轰鸣声中的我,睁开了朦胧的双眼,直到摸摸床边那实木的床柜,才陡然忆起自己置身于乡间的晨露之中。
 
  迷迷糊糊地望了望日历,那加粗标红的 “除夕”二字映入眼帘。携着一丝欣喜,我悄悄地推开了房门,鞭炮声依然不绝于耳,顽固地缠着我的耳畔,好像生怕我忘记了这节日前氤氲的喜庆的气氛。大人们早已经起身了,穿梭在屋舍之间,岁年味道,年味已至。
 
  走出门外,一只方桌旁,只见人们围在那里,好是热闹,好奇心驱使我一探究竟。桌前,爷爷摊开一张纸,手中握着一只极品狼毫,蘸一点油烟墨,挥起笔在红彤彤的纸上一展风采,邻居们看着笑着,爷爷遍毫不吝啬地将春联风干卷起赠与邻里。那字体,虽不显得富有美感,却板正而朴实,好像初雪打过的春竹,挺拔而清丽。一边的爸爸再也按捺不住了,说道:“贴春联这字太小,不够体面。”于是夺过毛笔也在纸上尽情演绎,可写出来的字多了一份雄厚却少了一丝朴实。但邻里们还是满意地点了点头,称赞声不断。午时将近,邻里们都携着自家的春联回到家中,酝酿炊烟去了,可我家的门口却还少了一份红色。爸爸看到了我,把我拉过去,把毛笔硬塞到我的手里,委婉地笑了笑,说道:“小时候供你学了5年的毛笔字可不是白练的,我们家的春联任务就交给你了!”正想说什么,爸爸一溜烟地奔向了厨房,只留下摸不着头脑的我怔怔地看着笔墨纸砚。我拿起手机,一对对春联映入眼帘,挑选好对联,我努力的在大脑里搜索字的形体。终于,一幅龙飞凤舞的草书对联完成了。我激动地把他递给爷爷,说:“喏,好了,这字够气派吧!”爷爷笑眯眯地说到:“这一看就是大书法家写的哦,但你还是再写一张吧。”我抱着一丝疑惑,看着手里的作品。爷爷似乎看懂了我的心一样,爷爷拉着我到方桌旁,意味深长地说道:“春联是书法,但书法可不一定是春联啊。”我“哦”了一声,略显不愉快。他接着说:“春联可不是龙飞凤舞的草书驾驭得起的,行楷能让它更有韵味,因为春联字字大小相差无几,你再试试看。”还真没想到爷爷肚子里有这么大的学问,我于是细心的琢磨每一个字的大小,字体,用中规中矩的行楷又写了一遍,果然不但寓意更能看懂,而且更加美观而喜庆了。我和爷爷仔细的将它镶嵌在大门上,爸爸端着香喷喷的佳肴路过,称赞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以后再也不用买春联了。”“你不是爱管这个叫遗传吗?”我回答道。刹那间,暖阳下,只听见三代人的欢声笑语萦绕在墨香横溢的屋檐之下。
 
  小小的方桌,配上笔墨纸砚,却同样能演绎严谨,美好春联文化,这个春节,我徜徉在墨迹之中。
 
  又是一年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我提起笔,那氤氲在节日气氛之中的墨香,不断地酝酿,发酵。


 
踏进体育节
初一(20)班 王佳欣
 
迎着秋日的阳光,
 
伴着收获的季节,
 
带着“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的主题,
 
踏进体育节。
 
瞧,建筑师们缓缓走来,
 
头戴安全帽,手拿三角板,
 
建好每幢大厦,
 
是他们共同的愿望。
 
看,白衣天使紧随其后,
 
身披白大褂,手提医疗箱,
 
医好每位病人,
 
是他们奋斗的目标。
 
听,嘹亮的军歌声,
 
身穿迷彩服,手持机关枪,
 
守护好每寸领土,
 
是他们应尽的职责。
 
闻,清新的果实香,
 
头顶大草帽,手拿弯镰刀,
 
培育好每颗果实,
 
是他们美好的希望。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
 
坚定的信念,注定了人生,
 
让我们树立远大理想,
 
为实现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努力!



 
他 来 了
-----今冬第一场雪
初一(3)班 范张睿
 
  一不小心,他来了。
 
  这是他今年第一次来,匆匆带来的冷艳!
 
  只见纵棹园换了一幅模样。素雅的景致与轻盈的他交相辉映,如同一幅淡墨的山水图。行走其间,真是“人在画中游、画在脚下生”的惬意。
 
  细影朦胧,上下纷飞,忽然飘入几片缤纷的色彩,搅乱原本有序的他!噢,瞧那些红色、黄色、绿色……肆意地徜徉,悄悄地留下一点一点梅花般的痕迹……
 
  天地之间,很快被他淹没了边界。再见了,蓝天;再见了,骄阳;再见了,这喧嚣的世界……他用他独特的无暇,让万物都成了他的陪衬。他和我掩耳细语,相视而笑,这是属于他和我的秘密,只有我知,他知……
 
  听,仿佛听见了他的孤寂与忧愁;他的曼妙与温柔;还有他一往无前的勇气……噢,这清澈而又寂寞的声音,让人忽然忘却了世间所有的烦恼。只需静心、静气,等待他轻轻地诉说。
 
  看,似乎看见了他的婀娜与轻灵;他的洒脱与纯洁;还有他悄然塑造的童话……他如同精灵般在人间四处流浪,时而调皮,时而恬静,舒展着他那曼妙的身姿。累了、倦了,便安静地躺在了地上,如丝如絮、如烟如花。好似千千万万的纯真覆盖在红尘之上。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原来古人早已与他无数次邀约,无数次感慨。每一次,他都用那如水的双眼静静地凝望着这个世界,却充满了不同的感动。
 
  偷偷地捧了一把,正思绪着该是抚慰告白,还是细细藏着,以纪念一下这场邂逅……谁知他却悄悄滑过指尖,滴落在脚旁…….


 
行走在父爱的天空里
初一(25)班 刘一珉   
 
  父爱是一米灿烂的阳光,驱散了我的阴霾;父爱是一缕和煦的春风,抚慰了我的忧伤;父爱是一股清澈的细流,滋润了我的心田。行走在父爱的天空里,我渐渐长成一个大写的人。
 
  在我的记忆中,你从来不会发脾气。每次犯错,都是妈妈批评鞭策我。你只在旁边沉默不语,你说你要静等花开。行走在你用宽容编织的爱的天空里,我快乐地成长着。但那一次,你却没有放过我,狠狠地打了我一巴掌。
 
  那是两年前的一个冬天,太阳也懒洋洋的,刺骨的寒风刮在脸上,如刀刻般的痛。早晨我到了学校,开始早读,发现我的语文书没带。这么冷的天,我怎么好意思让家长送书给我呢?但没有书上课,会被老师惩罚的。左思右想,我还是硬着头皮借老师的手机打给爸爸让他把书送来,我相信爸爸是不会批评我的。不出我所料,爸爸在电话里答应一会儿送给我。我的心轻松了许多。
 
  下课了,一群人围着班上的“富豪”小周,我很好奇,钻到人群中,发现他正在分费列罗巧克力。哇,那可是我最喜欢的巧克力!我两眼放光,直咽口水,冲过去一脸真诚,眼巴巴地看着他,双手去接巧克力。他看着我,嘿嘿一笑,说:“可惜,只有一个了,怎么办呢?还有一个人也要吃呢!”
 
  我扭头一看,嘿,是班上人高马大的小冬,看到他,我矮了半截,吞了吞口水,不敢去争了,无奈退下。小冬微笑着接过巧克力,胜利似地举着,不怀好意地看着我,“哎呀, 谁口水直流,眼巴巴地望呢?”他说道,周围的同学开始窃笑,我有些失落。
 
  “不过,我们来玩个游戏,我将巧克力抛起,你来接,接到了给你,接不到不给你,知道吗?”他说。我一听,心中又升起了一丝希望。只见他朝高处一扔,我连忙跳起,可被他一撞,跌了下来。他又抛起,我不甘心地再接,可又被他一撞,反复多次,我都没有成功,同学们哄堂大笑。我终于明白他是在耍我,脸“腾”得红了。
 
  只见他阴阳怪气地说:“小馋猫!没成功,怎么办呢?你喊我老大,以后什么事都听我的,这巧克力就归你!”我想了想,就痛痛快快地大喊道:“老大,我以后什么事都听你的!”“哈哈••••••”全班同学又一次地哄笑起来。
 
  我吃着“来自不易”的巧克力,心里甜丝丝的。这时,我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是你!我兴匆匆地飞奔出教室,“谢谢爸爸”,我高兴地从你手中抢过语文书。“啪”你重重地打了我一记耳光,火辣辣地疼。我猝不及防,脸上的笑容一瞬间凝固,我傻傻地看着你,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挨了你一记冰冷的巴掌。你可从来没有打过我,这是我第一次挨你打。你盯着我嚷道:“刚才的猴戏我都看到了,有趣吗?”你眼里冒火,拳头紧握,青筋毕露。我吓得大哭起来,一向温柔的爸爸怎么变得如此可怕!慢慢地,你恢复了往日的温和模样,把我揽进你的怀里,抚摸着我的头说:“你靠出卖自己的尊严换取一块巧克力,是何等可耻,懂吗?”我聆听着你的心跳,明白了尊严被践踏的酸楚,嘴里甜甜的巧克力味也开始变得苦涩。
 
  爸爸,我爱你!您的血液在我的血管里澎湃,您的一记耳光让我铭记:“人要有原则,任何时候都不可以出卖自己的尊严。”行走在父爱的天空里,我用自尊的尺码丈量着人生!行走在父爱的天空里,我渐渐明白是非、善恶、荣辱、苦乐。爱在左,严在右,行走在父爱的天空里,一路花开!(指导老师:陆怀林)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地址:江苏省宝应县叶挺路13号   电话:0514-88222604  邮编:225800

Copyright ©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GA平台电子游戏    苏ICP备20143244号    

苏公网安备 321023020100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