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GA平台电子游戏 | 加入收藏

白田文苑2017年12月30日 第7期 总第148期

时间:2018-03-16 12:31来源:校办 作者:李步云 点击: 次 | 责任编辑:李步云
站台
实验初级中学初二(21)班    徐恬
    窄窄的一方站台,漫溢着世间最动人的温情。
    晨光熹微,雾霭弥漫,微带寒意,翻腾缭绕。我挟着瑟瑟的风,来到车站接从上海回来的妈妈。无意间我瞥见了站台一角的她:
    臃肿的身材,裹着一件沾了污渍的棉袄。一头花白的头发在风中显得蓬乱。又一阵寒意袭来,她不住地哆嗦着。
    “阿姨,你为什么不到站台中间来坐啊,这么冷的天,站得怪难受的。”
    她打量着我,微微一怔,才缓缓开口道:“没事儿,站着也挺好的,不冷。”
    听罢,我有些不解,觉得这人真是奇怪,正准备上前和她聊几句。一个清洁工走过,笑着和那妇女打招呼:“早,今天又来了啊。”
    那女子的脸上也露出了灿烂的笑容,那额上饱经风霜的皱纹似乎都舒展开来。两人很熟络的样子。我心下更是疑惑,便压低了声音,悄悄问那清洁工:“难道她每天都来吗?”
    “她啊,命苦啊,之前女儿从外地回来的时候出了车祸,后来她受不了打击得了老年痴呆。”清洁工顿了顿,语气里满是惋惜,“自那以后,她就天天来这儿,说是等女儿。一大早的就来,到天黑了半边了才走。”
    “你们车站的人为什么不把她赶走呢,她精神不好,会干出点什么事谁都说不准啊。”
    “可怜天下父母心,她都这么惨了,就这么点活着的念想,总不能给人家断了。”
    她长长地、重重地叹息一声,顺着她的视线方向,我的目光又落在了角落里那个女人的身上:
    突出的颧骨顶着一张沧桑的皮,额头上打满褶皱,深陷的眼窝里是一双失神又显得浑浊的眼睛——尽是无情岁月烙下的印记。
    “其实,她在这儿倒真的不添麻烦,因为怕弄脏了座位,从来都不坐。”留下淡淡的一句话,清洁工走远了。
    而此刻,我的内心却泛起了层层涟漪。一股细细的暖流漾遍全身,觉得这冬日里的严寒,都被一颗感动到无以复加的心给融化了。
    令我震撼的,是一个普通人不愿给他人添麻烦的责任感,是一位母亲对孩子跨越生死阴阳阻隔的爱,是这个社会对弱势群体给予的无限关怀与温暖。忍不住就想要感叹,凉薄的从来都是人心,而温暖无处不在。
    站台真是个神奇的地方,让朱自清感受到了父亲对他深深的关怀,也让我邂逅了一场人间大爱。
    【点评】站台刻录着无数送别与重逢的故事,小作者能联系朱自清的散文《背影》,从至爱亲情的角度挖掘站台的精神意义,给我们呈现了一曲母女生死诀别的乐章,哀婉动人。叙事中也于冰天雪地,渗透出丝丝人性间的温情和关怀,使主题丰富而充盈,寒而不冽。构思巧,技艺精。(指导老师:姜露)
 
那么远   那么近
GA平台电子游戏  初二(27)班    杨昕昱
    那个柳动蝉鸣的聒噪午后,一方绿荫下站着一个小小的人儿。那小人儿眼中含着泪,眼前出现了一层白雾,若隐若现中,她仿佛瞧见一个身着华服的老人,微笑着向她招着手..........
    今年八月,我的曾祖母死了。她走的很突然,昨天还好好的,突然一下眼睛就翻了白,再也没有醒来。小时候的我因为爸妈工作忙,所以七岁以前都和外婆待在乡下。那时候,曾祖母还健在。她骨架宽大,身体健朗,没事儿总不爱待在家里,出去四处转转,喜欢管别人家的闲事儿。小时候好像没有太多关于曾祖母的记忆,只知道她虽已八十岁却还能烧饭,身子骨特健朗。这时的我与她,有些远。
    已经记事了,才有了些许与曾祖母的零碎记忆。虽已记事,但还不那么懂事,总是嫌曾祖母身上脏,不往她身边靠。其实她很干净,一点儿也不邋遢,还很自觉,每次来我们家时都蜷在角落里,吃饭时不敢夹菜,默默坐在一旁;坐在沙发上时只坐在角落里,只敢坐沙发的一半;洗澡时妈妈帮她洗总会不好意思,觉得麻烦我们......我的曾祖母那样好,可我却没有好好珍惜她。这时的我与她,依然远。
    直到觉得她年纪大了,我也懂事了,才对她好一点,不那么嫌弃她了。记得每次下乡,她看见我都会喊道:“ 杨啊,下来啦?”这时我就拉着她的手,说道:“是啊,曾祖母,你在乡下还好吗?”她总是笑眯眯的:“我呀,好得很呢,能过一百岁!”我会哄她:“肯定会的,曾祖母,你是个大善人,肯定能活二百岁!”她又会笑着说:“哎哟,老了老啦,活那么久不都成老妖怪啦,哈哈!”直到现在,她健朗的笑声还回响在我的耳畔。不懂事的我还喜欢给她梳头,把她当成我的娃娃,还把自己的发箍给她戴,虽然总会挨家人责备,但她自己却一点都不在意,还笑说我的重孙女真好,一点都不嫌我脏,还给我梳头呢。现在想想,她有多么的宽容,我有多么的不懂事。还有一次,干妈来看望她,给她带了一袋绿豆饼,是新开的一家店。我不懂事,竟跟她要吃。可她却说:“你吃你吃,曾祖母不饿。全都给你吃。”看到我吃的津津有味的,她笑得那样开心。这时的我们,很近很近。
    可前不久,她跌了一跤,脑部充血,因年纪大没法做手术,在医院挂了十几天水,没用,只能回家等着咽气了。我们都很伤心,她以前跌了那么多跤,都慢慢好过来了,为什么这一次就不行呢?她才86岁,她还没有到100岁呢......现在,我们已离得那样远了。
    到乡下看她时,她背对着我们睡在床上,很安详的样子,我们就没有打扰她,吃了顿饭就走了。可没想到这一别,就是一辈子。
    就隔了几天,外婆突然打来电话:“你们快回来!曾祖母不行了!”我们连忙十万火急往乡下赶,可没想到,就在快要到时,电话传来:“已经走了......”挂了电话,妈妈强装镇静,依然开着车子,可阿姨却已泣不成声。我听了竟嫌烦,本来以为自己不会哭,没想到,踏进家门槛,看到她穿着葬服,整整齐齐的、双眼紧闭,身体笔直地躺在白色的布上时,眼泪顿时喷涌而出,痛哭流涕。原来,死亡,是这么简单。我与曾祖母,天人永隔,遥不可及。
    让我遗憾的有很多,生前没有好好珍惜她,没有见到她最后一面......为了弥补她,我与妈妈、阿姨一起陪着她走过四天,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可她还是没有最后再睁下眼睛,看看我们,她就这么走了。火化的那天,看着她被推进火炉,我们全家老小许多人一起哭喊:“曾祖母让火,烧人不烧魂,同我们回家吧!”一遍又一遍,直到火炉门关上,我们都伤心欲绝,等待着她的骨灰。
    那样健朗的一个人,此刻就这样变成了一个小小的盒子。我们进行过跪拜之后,将她送回早已逝世的曾祖父身边,安葬在一起。
    以后再下乡,就没有那样好的曾祖母了,房子里空荡荡的,该会多么凄冷啊。曾祖母,你一定要一路走好,千万别让我们担心......
     人生,总是充满着未知。在乎的,只是沿途的风景。所以,请珍惜身边的一花一草,还有你的亲人。
 
【点评】对人物的语言、神态、动作等,进行精心细腻的描绘,这是本文的一大特色。文章语言准确,鲜明、生动,内容极其丰富具体,事例叙述得生动具体,人物的言行符合各自身份特点。虽为一件小事,但作者却描述得有声有色,结尾处不可或缺的点晴之笔,较好地突现了文章主题。(指导老师:衡爱萍)
 
 
那么近,那么远
                 GA平台电子游戏  初三(5)班    朱铭钰
跨过悲秋忍冬和来年更加青绿的春,梧桐树依旧是兀自地婆娑。风起了,愈发像声声悲鸣。
我们曾经很近很近,而今遥不可及。
犹记去年的这时,梧桐树首尾相连撒下浓酽的绿荫,老城区图书馆的斑驳灰墙被夕阳渲染成一片气势非凡的红,那是生命蓬勃的颜色,也是凤凰浴火的颜色。如今,还是夏日悠长的午后,还是被梧桐簇拥的图书馆。只是那梧桐树下空荡荡的,那树下的人不在了。我情愿他是化成了一只凤凰,扶摇九天之上。
有时会觉得那本薄薄的司马相如赋是他,字里行间还有他品读时闪烁的文思。图书馆门前的梧桐也是他,苍老又挺拔,却有梦凤化凰的豪情。可事与愿违,我们终究还是咫尺天涯了。
初见,那是寻常的一天,却又注定带着不寻常的意味。那天的天是手染青布,鎏云精雕细琢,让人想化做一缕风,向青天泼釉。难得有这样温柔而不灼人的阳光,心中陡然升起些许欢喜。推开图书馆阅览室的门,看见阳光如醇蜜流泻进窗槛,我便不经意坐在了那张被阳光眷恋的桌旁。窗外,梧桐树的叶子在桌上留下了跃动的光斑,盈盈可爱。光斑略有灼目,眼神躲闪间,我瞥到了前方的桌上,那静静卧着一本书,是一本司马相如的赋。它就在那儿卧着,文字的美蕴在骨子里,周遭的一切都与它无关。
不可言喻的欣喜漫上心扉,万万没有想到这儿还有人和我有一样的闲情。都这样喜欢司马相如的诗赋,想来我们可以成为知己。心中忽然生出许多枝枝蔓蔓,这本书的主人,是谁呢?我想他许是白衣的少年,亦或是儒雅的中年人。眼睛痴痴地望着那书,思绪却是随着窗外的风游离了。
我看着那书发怔时,一双苍老的手搭上了那本书,如此一来,叫我心中的不解又多了几分。他离我很近很近,从那身型和不入时的打扮看,是个老人啊。莫非我心中认定的知己竟是个老人,我心中疑惑。也许那老者察觉到了身后有什么,他转过身来,看到了我。随即,一抹笑意浮现嘴角,苍老的面容却掩不住那样年轻而有飞扬的神采。我看他笑意从心底迸发,练达晴朗,像是一尊佛,便也不好意思的笑了。四目相视,有一种莫名的情愫暗自生长。
日落西山,天边绯红的云彩隐约了窗外的晦朔葱茏。梧桐在桌上投下愈来愈疏的影,渐渐如残雪消融。碌碌无为的一天又要落幕了,但我还是从心里觉得,这一天,不太平淡。那本书,那个人,那样柔软的笑,在脑海里浮浮沉沉,无法抹去。本想着闭馆后一定要向那位老者好好讨教一番,不想他已离去,我只好带着些许失落下了楼。图书馆一楼大厅里也是空晃晃的,心中的希冀幻灭了,我于是又像往常一样,翻着电子报纸。指尖在屏幕上滑动,思绪却是飞得远远的,全然心不在焉。
“想什么呢,小姑娘,看你发呆有一会了。”令我欢欣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我知道是他了。“你看像不像你?”他递来一张画纸,纸上用笨拙的线条勾勒出了我的侧影。
我们,此刻近在咫尺。
我看看那张画,不禁扑哧笑出了声,哪还看得出半分我的样子?不过他倒是眼神恳切,仿佛一个急于受到嘉奖的孩子,当真是鹤发童颜了。“像,真像我,简直是一个模子刻的呀!”我笑语道。他自知画得着实不像,却也笑得更为开怀。“老了,笔就是闲不住啊!到底我还是适合画画树啊花啊。”他一面说着一面向我展示着从前的画作,眸子里的骄傲都快溢出来了,藏也藏不住呀。
他着实是画树的一位好手,那沓画纸俨然是座郁郁苍苍的森林了。虽多是白描的作品,但那些鲜活的笔触无一不让画作充溢着生命的绿色。所画多为梧桐,而旁边都用虬枝一样苍劲的字,一字一句摘录着司马相如的诗赋。我终于道出心中所想:“爷爷啊,我们都这么喜欢司马相如,想来也是知音啦!”他爽朗一笑如古寺洪钟,“是啊,小丫头。”
我们站着不说话,就十分美好。沉默良久,我无意看见画上一株没有叶的梧桐,便喃喃道:“从前只关注过梧桐繁茂的样子,叶子风情万种,真真是漂亮极了。我还没怎么看过这样光秃秃的梧桐呢。”我一语似乎让他回忆起了从前,他徐徐道来:“丫头,你要知道,当华美的叶片落尽,生命的脉络才清晰可见。我年轻的时候喜欢画画,但是一直实现不了这样的梦想。现在我老态龙钟了,才回头拾起旧梦。你知道我为什么钟情梧桐树吗?因为提到梧桐,人们总是想起凤凰。凤凰,那是神鸟啊,象征的是重生和希望呐……”他的尾音逐渐颤抖,笑容却是无尽的苍白,可我只惊异于他重拾旧梦的勇气,却没有察觉那样无力的苍白。
 长庚星在我们的头上百转千回,不知是我苍老了,还是他年轻了。我们有如多年不曾相见的老友,天南地北,无所不谈。彼时的两颗心,很近很近,一颗苍老,一颗年轻。
 而我时隔些日子重回到图书馆时,相见,却是再也不见了。窗外的梧桐无声无息。
 靠窗的桌子上静静卧着那本书,一如从前。耳边响起图书管理员无能为力的言语:“他啊,去世了,胃癌。这么精神的人,说走就走了呢。呐,那本书,他送你的,好好收着吧。”轻启,扉页用熟悉的字迹写道:“给我最后的朋友,你让我最后这一段时光,过得很温暖。”我想起他笑容掩盖的苍白。生命如此瘦削,好像三尺白绫,我用手抓着它,却只能感到丝绸的材质从指尖流泻。我,抓不住它。
又是一缕无力的风,挟着几片梧桐的叶,飘向长天深处,向着很远很远的地方吊唁。
 
【点评】小作者文笔细腻,尤其擅长景物描写,细节刻画,语言流畅,主题鲜明,堪称现场作文中的精品。(指导老师  余玲)
 
那么近,那么远
GA平台电子游戏初三(20)班  何雨辰
    主人啊,你可知道,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死,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的心却一
次次将我推远 。                                                   ——题记
我是一只狗,一只行将就木的老狗,一只孤单的老狗,当我还小的时候,主人把我当成他的唯一,而如今,我却只能老泪纵横了……
那么近
“来,哼哼,看看我给你买的新项圈。”我看见我的主人冲我招着手,他的笑容温柔得如同凛冽寒风中最暖的那束阳光。
我摇着尾巴走到他身边,他用那双大手将一个崭新的项圈小心地为我戴上,又轻轻拍了拍我的后背:“看哼哼,你多神气!”
我走到屋中那大大的落地镜旁,盯着自己的镜影出神,深邃得如同黑矅石的眼眸,油光发亮的皮毛,逆着光,那个崭新的项圈将我的美点缀得恰到好处。
此时,我才刚满两岁。主人总是爱搂着我,用下巴轻轻摩挲着我的头,呢喃道:“哼哼,你是我唯一的亲人,你要陪我一辈子。”那时的我总是觉得日子过得真幸福,我与主人的心靠得是那么近,那么近……
那么远
“谁让你把它带进房间里来的?”我看着眼前正怒吼的主人和一旁低下头害怕得瑟瑟发抖的他的儿子,夹着尾巴灰溜溜地跑出了房间。
这不是第一次了。自从主人成家立业之后,他的日子总过得那样繁忙,从前那个总喜欢搂着我说话的主人不见了,每当我走到他身边,想乞求他的关注时,他总是不耐烦地挥手赶走我。曾经的关爱仿佛过了保质期一般,变成了敷衍。
我失落地在客厅四处走动,却无意瞥见了镜中的自己:那明亮的双眸已变得逐渐浑浊,皮毛也失去了昔日的光滑,我已步入了老年,开始变得老态龙钟。可是主人,这就是你不再爱我、疼我的理由吗?不是曾经说好陪我一辈子的吗?
眼泪大颗大颗从我眼中滚落。主人,为何我感到我们的心像是被一层可恶的厚障壁隔开了千山万水那么远呢?
近,远
我呆呆地趴在地毯上,脑海中依然是刚才主人跟家人说不准备带我走的话语,主人终于要借着搬家的理由,赶我走了吗?
远远地,我看见主人走向了,脸上堆砌着虚假的笑容,他来到我身旁,轻轻抚摸着我。主人的手掌还是从前的温度,温暖此刻却又带有一种透骨的寒心。我牵动着我股肉松弛的嘴角,想挤出一个笑容,却只有几滴泪水流出,主人,你何必虚情假意地对我好呢,只要是你让我做的,我一定听话。泪眼朦胧间,我看见主人扬起手中的注射器,里面注满了晶莹的液体。是毒药吗?我认命似的闭上眼。我的意识渐渐模糊:主人,此刻为何我们的距离那么近,可心却隔得那么远?主人啊,愿我离开后,依然有人像我对你一样忠诚,也愿你们的心不再像我们一样,被隔开了千山万水那么远。
 
【点评】风华正茂时,倍受宠爱;老态龙钟时,颇遭冷遇。一条狗的“狗生”遭际演绎着世情的冷暖、世态的炎凉、世事的无常。这又何尝不是现实人事的种种折射啊?作者以细腻的文笔尽显了一条狗丰富而复杂的内心世界:受宠时的得意、失意时的落寞、离世时的凄凉。尤其是那最后的“遗愿”,那对主人的拳拳祝福,让人感怀不已。文章思路清晰,结构明晰,用语灵犀,可读耐品。(指导老师:张爱军)
 
那么近,那么远
               GA平台电子游戏初三(21)班  仲靖烨    
    水袖轻舞,珠翠插得满头;兰指微翘,眉目皆是风情。悠扬的京剧声传来,那么近,那么远······
秋千上悬挂的藤蔓生长出一朵翠绿的小花,承载着儿时的清香之梦。
老旧的收音机沙哑地呻吟,却依然阻挡不住京剧的魅力。如一位富有韵味的江南女子,戴着蒙面的斗笠,撑着油纸伞袅袅地向你走来。我听得呆住了,这一板一眼,这字正腔圆。我便缠着奶奶要学京剧,奶奶拿我没办法,便连连点头答应,“京剧虽然离你很近,不过,国粹可不是想学就学的,得持之以恒啊!”我却只顾着欢笑着跑出院子,与秋千一起要飞向天空。
黎明的使者已悄然而至,标志着新的开始。
才凌晨5点,奶奶就叫我起来吊嗓子。我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地连着最基本的“啊”,怎么这么难听,再听奶奶,那声音时而激越如战鼓响起,时而低沉如暗流涌动,时而清脆如珠落玉盘。而我,整个一大乌鸦,京剧离我好像很远,我不学了!于是,我又开始玩别的东西了。耳边,传来奶奶一声沉重的叹息。
长大后只依稀记得路边的白杨树,陪伴着我度过求学时光。早已忘了生旦净末丑的博大,忘了白脸的奸诈,黑脸的忠诚。又一年夏天,我回到了老家,去追寻磨灭的记忆。
穿着破破烂烂的乞丐裤,耳机里放着炸耳的流行音乐,路过以前的土庙前,不禁愣住了。从前咿咿呀呀的京剧声变成了不知所云的韩文歌,轻摇蒲扇的张爷爷李奶奶,变成了染发的疯狂男女。这还是我所认识的故乡吗?低头看向自己,又憎恶起裤子上的每一个破洞来。阴沉的天空像母鱼的肚子,一道闪电劈过,鱼籽争先恐后倾斜而出。奶奶见我来,只是摇摇头,沉默不语。看那路旁的花在风雨中饱受摧残,旁边的野草却在恣意地生长,生长······
回到家,捧过奶奶倒得一碗热茶,只听得她说:“想不想听奶奶给你来一段京剧?”我高兴地举双手赞成。她清了清嗓子,摆出架势;“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奶奶此时已成了黛玉,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一双似泣非泣含泪目。“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我分明看到有泪滑过奶奶的面颊。
国粹现在离我是那么近,那么远。不敢忘记那一招一式的威武雄壮,不敢忘记那抑扬顿挫的宛转悠扬,亦不敢忘却那水袖花旗的绚丽多彩。
我又想起苏州街头的桃花坞年画,老北京胡同里的冰糖葫芦,扬州剧院里的扬剧,这些究竟还有多少人能记住?现在的孩子只知道哈韩,欧美,以后还会有人知道国粹吗?我不知,真的不知······
髻梳得青黑,珠翠满头,一人在舞台上对着空空如也的观众席唱着,那么近,那么远······
 
    【点评】:本文立意深刻,针砭国人浮躁肤浅、盲目媚外的时弊;谋篇布局精巧,将过去与现在、自己与他人、本地与他地、追寻与丢弃等巧妙地融为一体,详略得当,疏密有致;语言精练而有诗意,散发着清新、淡雅、醇厚的气息。(指导老师:王安顺)
                
 
站台
GA平台电子游戏初三(13)班    叶紫炫
我有明珠一颗,久被尘劳关锁。一日尘尽光生,照破山河万朵。
                                                     ——题记
有时候,我多想纵身跃入深海,任自己被黑暗吞噬。我多想用锋利的刀刃,划破脆弱的肌肤,由血脉喷张,结束这一切。接二连三的打击使我几乎无法承受。
已值深冬,尽管太阳仍顽强地照着,但还是抵不住凛冽寒风。我立在站台旁,焦急等待。车,迟迟不来。
“车来了!车来了!”隐约中,仿佛听见有谁大叫起来。我顺着人流,向车门挤去。
第一辆车——“无望”。
车里的昏暗与外面的光景实在不相符。只在车门处,我便感到一股刺骨的寒意,直往裤腿里钻,像是阴冷的地窖。我不禁打了个寒颤。车内人声嘈杂,我惊奇地四处打量。
她,像只自卑的老鼠,尽量把自己缩小,再缩小,小成一团,蜷在自己的一隅。旁边几位看着她指指点点,说三道四。那些横扫过来的轻蔑的目光,如同锥子,把她怯弱的心,一扎一个洞。
他,约莫三四十岁,却一脸的倦怠与苍老。双肩耸动,单薄的身影,像极秋深时枝上一片欲抖落的叶。眼泪从他的双颊泻下,成小溪流。他颤抖的手中,握着的,是一柄尖刀,犹豫地在腕处漂移。周围没有人在意。
我不忍,急的想大喊,却怎么也出不了声。恍惚之中,我被人群挤下了车。顿时,身体仿佛像被掏空,没有一点力气。我只得退回站台,重新等待。
“车又来了!”这一次,又有人大叫。我再一次好奇地迎上去。
第二辆车——“无谓”。
车上的人大部分在熟睡,而不安的他,成功地吸引了我的注意。他左顾右盼,并试探性的戳戳同座的妇人,确保已经睡去。他眼珠一转,嘴角露出狡黠的笑,一只手偷偷向妇人怀里的包探去。一切都是那么顺其自然。真的没人看见吗?我恐怕不是。邻座两个小伙子目睹了全程,却始终报以无所谓的态度,“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相视一笑。
“不坐就算了!下去下去!”我正想说出真相,却被粗暴地推下。我又回到那个站台。
“来了来了!”最后一次,我向着车走去。
第三辆车——“无畏”。
车内阳光明媚,乘客谈笑风生。一位健壮的男子捧着一盆植株,兴高采烈地向人们介绍着什么。我的眼光,久久停留在那些殷红上。它们腰身纤细,脸庞秀丽,薄薄的瓣,仿佛承载不了内心厚重的情感,像极古时女子,羞涩见人,莲步轻移。阳光洒落,朵朵晶莹,像纯洁的心。“咳,谁知道它们会长这么好呢?前不久,还枯枝败叶的,现在竟美成了这副模样!”“是啊,咱们做人不也得向花学习吗?面对逆境,无所畏惧!”
我的心中一阵悸动。于是,我坚定的踏进了车,不再回头。
“嘟!”刺耳的汽笛声猛然惊醒了我。揉揉眼睛,看着身边熟悉的站台,我笑了。我想这次,我找到了前行的方向。
 
【点评】本文作者用细腻的笔触,虚构了“无望”“无谓”“无畏”三辆列车,将社会现象与自我成长历程巧妙结合起来写。构思精巧,立意深刻,催人奋进。( 指导老师:曹海燕)
 
那么近,那么远
宝应县实验初中初三(15)班   张梦涵
夕阳,收敛起最后一丝光彩。暮色下的乡村褪去了鲜明的光泽,只留下一片幽深怅然的剪影,晚归的紫霞在昏暗中划出些呢喃的虚线。我拿起那只尘封已久的风车向着远方跑去……
小时候,父母在外,祖母成了我唯一可以依靠的亲人。祖母用一支粗短的木棒,编织起一扇四叶风车,编织起我那美丽的童年。
每一个日落黄昏,我和祖母总会出现在那条乡村小道上。微黄的阳光斜射在我和祖母的身上,长长的影子记载着我童年时美丽幸福的回忆。我的小手牵着祖母粗糙而又温暖的大手,我们的步伐随着我手里的风车旋转时快时慢;夕阳也仿佛总是因为我们祖孙俩欢乐的笑声而变得无比绚烂。吱呀的风车声一直飘向天边,飘到我那童年的梦里……
一日,我和祖母同平常一样出现在那条小路上。阳光一如既往的温馨、柔和,长长的影子一如既往的跟随着我们祖孙俩的步伐缓缓前进。只是空气中没有一丝风的踪迹,风车一动不动地立着。我手握着风车,眼睛死死地盯住它,心里期待着它下一秒就能转动起来。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十分钟过去了,风车却一直耷拉着它的叶子,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我试着伸直手臂将它举高,等待了一会儿依旧无果。夕阳斜射在风车叶上,是那么的刺眼。我有些急了,攥紧风车使劲儿地甩了甩,可它也只是象征性地来回摆动了两下,又恢复了静止状态。我气急败坏地将风车摔在地上,小脸涨得通红,好像快要哭出来了。
祖母看见了,不由得笑了一下。她弯下腰捡起被扔在地上的风车,轻轻地拨开我紧握的拳头放了进去。我嘟囔着小嘴说:“没有风,风车转不起来,怎么办呢?”祖母温柔地拍了拍我的脑袋:“孩子,没有风,那你就去找风啊。”“可是,风在哪里呢?”我疑惑的问。“你跑起来试试看。”祖母神秘的说道。
我将信将疑地望着祖母,夕阳斜斜地照在她的脸上,散发出柔和的光辉。我慢慢地跑了起来,风车也吱吱呀呀的转动起来。我高兴地大声喊道:“我找到风了!风在这里,就在这里!”呵,原来,风是要跑起来追的。我越跑越快,手里的风车也一直欢快地旋转跳跃着,我突然明白了,我以为离我那么远的风原来是那么的近。回头看去,远方的天际灿烂成一片赤红的云霞,还有,祖母那慈爱的微笑,那么远,又那么近。
…………
童年就是如此美丽而又短暂的,每当我回首起那些与祖母一起走过的日子,记忆中的风车声总会从心匣中流泻而出,谱成童年那支最动听的歌,听起来是那么远,又那么近。
…………
而如今,暮色相拥的傍晚,当我再次来到这条小径时,却只有独自一人。旧年的风景依旧熠熠散发着光辉,童年的记忆、转动的风车、祖母的身影似乎离我那么近,可是一伸手却又变得那么远——道是人空,心也空。
倏忽,一阵微风吹来,手中的风车依旧走着那亘古不变的旋律。恍然明白,我又站起了人生另一个起点,人生的风源还等待着我去追寻,好像远在天边,又似近在眼前,无论远近,我终会抵达。
 
【点评】作文能注意从细部入手写出心理流程,符合一个青春少女的心理历程。从童真的思维去看待时光、观摩世界,把对美好事物的追求写得看似明白更显朦胧。写景开启文章,又通过写景结束作文。
 
站台
实验初级中学初二(21)班    徐恬
    窄窄的一方站台,漫溢着世间最动人的温情。
    晨光熹微,雾霭弥漫,微带寒意,翻腾缭绕。我挟着瑟瑟的风,来到车站接从上海回来的妈妈。无意间我瞥见了站台一角的她:
    臃肿的身材,裹着一件沾了污渍的棉袄。一头花白的头发在风中显得蓬乱。又一阵寒意袭来,她不住地哆嗦着。
    “阿姨,你为什么不到站台中间来坐啊,这么冷的天,站得怪难受的。”
    她打量着我,微微一怔,才缓缓开口道:“没事儿,站着也挺好的,不冷。”
    听罢,我有些不解,觉得这人真是奇怪,正准备上前和她聊几句。一个清洁工走过,笑着和那妇女打招呼:“早,今天又来了啊。”
    那女子的脸上也露出了灿烂的笑容,那额上饱经风霜的皱纹似乎都舒展开来。两人很熟络的样子。我心下更是疑惑,便压低了声音,悄悄问那清洁工:“难道她每天都来吗?”
    “她啊,命苦啊,之前女儿从外地回来的时候出了车祸,后来她受不了打击得了老年痴呆。”清洁工顿了顿,语气里满是惋惜,“自那以后,她就天天来这儿,说是等女儿。一大早的就来,到天黑了半边了才走。”
    “你们车站的人为什么不把她赶走呢,她精神不好,会干出点什么事谁都说不准啊。”
    “可怜天下父母心,她都这么惨了,就这么点活着的念想,总不能给人家断了。”
    她长长地、重重地叹息一声,顺着她的视线方向,我的目光又落在了角落里那个女人的身上:
    突出的颧骨顶着一张沧桑的皮,额头上打满褶皱,深陷的眼窝里是一双失神又显得浑浊的眼睛——尽是无情岁月烙下的印记。
    “其实,她在这儿倒真的不添麻烦,因为怕弄脏了座位,从来都不坐。”留下淡淡的一句话,清洁工走远了。
    而此刻,我的内心却泛起了层层涟漪。一股细细的暖流漾遍全身,觉得这冬日里的严寒,都被一颗感动到无以复加的心给融化了。
    令我震撼的,是一个普通人不愿给他人添麻烦的责任感,是一位母亲对孩子跨越生死阴阳阻隔的爱,是这个社会对弱势群体给予的无限关怀与温暖。忍不住就想要感叹,凉薄的从来都是人心,而温暖无处不在。
    站台真是个神奇的地方,让朱自清感受到了父亲对他深深的关怀,也让我邂逅了一场人间大爱。
    【点评】站台刻录着无数送别与重逢的故事,小作者能联系朱自清的散文《背影》,从至爱亲情的角度挖掘站台的精神意义,给我们呈现了一曲母女生死诀别的乐章,哀婉动人。叙事中也于冰天雪地,渗透出丝丝人性间的温情和关怀,使主题丰富而充盈,寒而不冽。构思巧,技艺精。(指导老师:姜露)
 
那么远   那么近
GA平台电子游戏  初二(27)班    杨昕昱
    那个柳动蝉鸣的聒噪午后,一方绿荫下站着一个小小的人儿。那小人儿眼中含着泪,眼前出现了一层白雾,若隐若现中,她仿佛瞧见一个身着华服的老人,微笑着向她招着手..........
    今年八月,我的曾祖母死了。她走的很突然,昨天还好好的,突然一下眼睛就翻了白,再也没有醒来。小时候的我因为爸妈工作忙,所以七岁以前都和外婆待在乡下。那时候,曾祖母还健在。她骨架宽大,身体健朗,没事儿总不爱待在家里,出去四处转转,喜欢管别人家的闲事儿。小时候好像没有太多关于曾祖母的记忆,只知道她虽已八十岁却还能烧饭,身子骨特健朗。这时的我与她,有些远。
    已经记事了,才有了些许与曾祖母的零碎记忆。虽已记事,但还不那么懂事,总是嫌曾祖母身上脏,不往她身边靠。其实她很干净,一点儿也不邋遢,还很自觉,每次来我们家时都蜷在角落里,吃饭时不敢夹菜,默默坐在一旁;坐在沙发上时只坐在角落里,只敢坐沙发的一半;洗澡时妈妈帮她洗总会不好意思,觉得麻烦我们......我的曾祖母那样好,可我却没有好好珍惜她。这时的我与她,依然远。
    直到觉得她年纪大了,我也懂事了,才对她好一点,不那么嫌弃她了。记得每次下乡,她看见我都会喊道:“ 杨啊,下来啦?”这时我就拉着她的手,说道:“是啊,曾祖母,你在乡下还好吗?”她总是笑眯眯的:“我呀,好得很呢,能过一百岁!”我会哄她:“肯定会的,曾祖母,你是个大善人,肯定能活二百岁!”她又会笑着说:“哎哟,老了老啦,活那么久不都成老妖怪啦,哈哈!”直到现在,她健朗的笑声还回响在我的耳畔。不懂事的我还喜欢给她梳头,把她当成我的娃娃,还把自己的发箍给她戴,虽然总会挨家人责备,但她自己却一点都不在意,还笑说我的重孙女真好,一点都不嫌我脏,还给我梳头呢。现在想想,她有多么的宽容,我有多么的不懂事。还有一次,干妈来看望她,给她带了一袋绿豆饼,是新开的一家店。我不懂事,竟跟她要吃。可她却说:“你吃你吃,曾祖母不饿。全都给你吃。”看到我吃的津津有味的,她笑得那样开心。这时的我们,很近很近。
    可前不久,她跌了一跤,脑部充血,因年纪大没法做手术,在医院挂了十几天水,没用,只能回家等着咽气了。我们都很伤心,她以前跌了那么多跤,都慢慢好过来了,为什么这一次就不行呢?她才86岁,她还没有到100岁呢......现在,我们已离得那样远了。
    到乡下看她时,她背对着我们睡在床上,很安详的样子,我们就没有打扰她,吃了顿饭就走了。可没想到这一别,就是一辈子。
    就隔了几天,外婆突然打来电话:“你们快回来!曾祖母不行了!”我们连忙十万火急往乡下赶,可没想到,就在快要到时,电话传来:“已经走了......”挂了电话,妈妈强装镇静,依然开着车子,可阿姨却已泣不成声。我听了竟嫌烦,本来以为自己不会哭,没想到,踏进家门槛,看到她穿着葬服,整整齐齐的、双眼紧闭,身体笔直地躺在白色的布上时,眼泪顿时喷涌而出,痛哭流涕。原来,死亡,是这么简单。我与曾祖母,天人永隔,遥不可及。
    让我遗憾的有很多,生前没有好好珍惜她,没有见到她最后一面......为了弥补她,我与妈妈、阿姨一起陪着她走过四天,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可她还是没有最后再睁下眼睛,看看我们,她就这么走了。火化的那天,看着她被推进火炉,我们全家老小许多人一起哭喊:“曾祖母让火,烧人不烧魂,同我们回家吧!”一遍又一遍,直到火炉门关上,我们都伤心欲绝,等待着她的骨灰。
    那样健朗的一个人,此刻就这样变成了一个小小的盒子。我们进行过跪拜之后,将她送回早已逝世的曾祖父身边,安葬在一起。
    以后再下乡,就没有那样好的曾祖母了,房子里空荡荡的,该会多么凄冷啊。曾祖母,你一定要一路走好,千万别让我们担心......
     人生,总是充满着未知。在乎的,只是沿途的风景。所以,请珍惜身边的一花一草,还有你的亲人。
 
【点评】对人物的语言、神态、动作等,进行精心细腻的描绘,这是本文的一大特色。文章语言准确,鲜明、生动,内容极其丰富具体,事例叙述得生动具体,人物的言行符合各自身份特点。虽为一件小事,但作者却描述得有声有色,结尾处不可或缺的点晴之笔,较好地突现了文章主题。(指导老师:衡爱萍)
 
 
那么近,那么远
                 GA平台电子游戏  初三(5)班    朱铭钰
跨过悲秋忍冬和来年更加青绿的春,梧桐树依旧是兀自地婆娑。风起了,愈发像声声悲鸣。
我们曾经很近很近,而今遥不可及。
犹记去年的这时,梧桐树首尾相连撒下浓酽的绿荫,老城区图书馆的斑驳灰墙被夕阳渲染成一片气势非凡的红,那是生命蓬勃的颜色,也是凤凰浴火的颜色。如今,还是夏日悠长的午后,还是被梧桐簇拥的图书馆。只是那梧桐树下空荡荡的,那树下的人不在了。我情愿他是化成了一只凤凰,扶摇九天之上。
有时会觉得那本薄薄的司马相如赋是他,字里行间还有他品读时闪烁的文思。图书馆门前的梧桐也是他,苍老又挺拔,却有梦凤化凰的豪情。可事与愿违,我们终究还是咫尺天涯了。
初见,那是寻常的一天,却又注定带着不寻常的意味。那天的天是手染青布,鎏云精雕细琢,让人想化做一缕风,向青天泼釉。难得有这样温柔而不灼人的阳光,心中陡然升起些许欢喜。推开图书馆阅览室的门,看见阳光如醇蜜流泻进窗槛,我便不经意坐在了那张被阳光眷恋的桌旁。窗外,梧桐树的叶子在桌上留下了跃动的光斑,盈盈可爱。光斑略有灼目,眼神躲闪间,我瞥到了前方的桌上,那静静卧着一本书,是一本司马相如的赋。它就在那儿卧着,文字的美蕴在骨子里,周遭的一切都与它无关。
不可言喻的欣喜漫上心扉,万万没有想到这儿还有人和我有一样的闲情。都这样喜欢司马相如的诗赋,想来我们可以成为知己。心中忽然生出许多枝枝蔓蔓,这本书的主人,是谁呢?我想他许是白衣的少年,亦或是儒雅的中年人。眼睛痴痴地望着那书,思绪却是随着窗外的风游离了。
我看着那书发怔时,一双苍老的手搭上了那本书,如此一来,叫我心中的不解又多了几分。他离我很近很近,从那身型和不入时的打扮看,是个老人啊。莫非我心中认定的知己竟是个老人,我心中疑惑。也许那老者察觉到了身后有什么,他转过身来,看到了我。随即,一抹笑意浮现嘴角,苍老的面容却掩不住那样年轻而有飞扬的神采。我看他笑意从心底迸发,练达晴朗,像是一尊佛,便也不好意思的笑了。四目相视,有一种莫名的情愫暗自生长。
日落西山,天边绯红的云彩隐约了窗外的晦朔葱茏。梧桐在桌上投下愈来愈疏的影,渐渐如残雪消融。碌碌无为的一天又要落幕了,但我还是从心里觉得,这一天,不太平淡。那本书,那个人,那样柔软的笑,在脑海里浮浮沉沉,无法抹去。本想着闭馆后一定要向那位老者好好讨教一番,不想他已离去,我只好带着些许失落下了楼。图书馆一楼大厅里也是空晃晃的,心中的希冀幻灭了,我于是又像往常一样,翻着电子报纸。指尖在屏幕上滑动,思绪却是飞得远远的,全然心不在焉。
“想什么呢,小姑娘,看你发呆有一会了。”令我欢欣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我知道是他了。“你看像不像你?”他递来一张画纸,纸上用笨拙的线条勾勒出了我的侧影。
我们,此刻近在咫尺。
我看看那张画,不禁扑哧笑出了声,哪还看得出半分我的样子?不过他倒是眼神恳切,仿佛一个急于受到嘉奖的孩子,当真是鹤发童颜了。“像,真像我,简直是一个模子刻的呀!”我笑语道。他自知画得着实不像,却也笑得更为开怀。“老了,笔就是闲不住啊!到底我还是适合画画树啊花啊。”他一面说着一面向我展示着从前的画作,眸子里的骄傲都快溢出来了,藏也藏不住呀。
他着实是画树的一位好手,那沓画纸俨然是座郁郁苍苍的森林了。虽多是白描的作品,但那些鲜活的笔触无一不让画作充溢着生命的绿色。所画多为梧桐,而旁边都用虬枝一样苍劲的字,一字一句摘录着司马相如的诗赋。我终于道出心中所想:“爷爷啊,我们都这么喜欢司马相如,想来也是知音啦!”他爽朗一笑如古寺洪钟,“是啊,小丫头。”
我们站着不说话,就十分美好。沉默良久,我无意看见画上一株没有叶的梧桐,便喃喃道:“从前只关注过梧桐繁茂的样子,叶子风情万种,真真是漂亮极了。我还没怎么看过这样光秃秃的梧桐呢。”我一语似乎让他回忆起了从前,他徐徐道来:“丫头,你要知道,当华美的叶片落尽,生命的脉络才清晰可见。我年轻的时候喜欢画画,但是一直实现不了这样的梦想。现在我老态龙钟了,才回头拾起旧梦。你知道我为什么钟情梧桐树吗?因为提到梧桐,人们总是想起凤凰。凤凰,那是神鸟啊,象征的是重生和希望呐……”他的尾音逐渐颤抖,笑容却是无尽的苍白,可我只惊异于他重拾旧梦的勇气,却没有察觉那样无力的苍白。
 长庚星在我们的头上百转千回,不知是我苍老了,还是他年轻了。我们有如多年不曾相见的老友,天南地北,无所不谈。彼时的两颗心,很近很近,一颗苍老,一颗年轻。
 而我时隔些日子重回到图书馆时,相见,却是再也不见了。窗外的梧桐无声无息。
 靠窗的桌子上静静卧着那本书,一如从前。耳边响起图书管理员无能为力的言语:“他啊,去世了,胃癌。这么精神的人,说走就走了呢。呐,那本书,他送你的,好好收着吧。”轻启,扉页用熟悉的字迹写道:“给我最后的朋友,你让我最后这一段时光,过得很温暖。”我想起他笑容掩盖的苍白。生命如此瘦削,好像三尺白绫,我用手抓着它,却只能感到丝绸的材质从指尖流泻。我,抓不住它。
又是一缕无力的风,挟着几片梧桐的叶,飘向长天深处,向着很远很远的地方吊唁。
 
【点评】小作者文笔细腻,尤其擅长景物描写,细节刻画,语言流畅,主题鲜明,堪称现场作文中的精品。(指导老师  余玲)
 
那么近,那么远
GA平台电子游戏初三(20)班  何雨辰
    主人啊,你可知道,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死,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的心却一
次次将我推远 。                                                   ——题记
我是一只狗,一只行将就木的老狗,一只孤单的老狗,当我还小的时候,主人把我当成他的唯一,而如今,我却只能老泪纵横了……
那么近
“来,哼哼,看看我给你买的新项圈。”我看见我的主人冲我招着手,他的笑容温柔得如同凛冽寒风中最暖的那束阳光。
我摇着尾巴走到他身边,他用那双大手将一个崭新的项圈小心地为我戴上,又轻轻拍了拍我的后背:“看哼哼,你多神气!”
我走到屋中那大大的落地镜旁,盯着自己的镜影出神,深邃得如同黑矅石的眼眸,油光发亮的皮毛,逆着光,那个崭新的项圈将我的美点缀得恰到好处。
此时,我才刚满两岁。主人总是爱搂着我,用下巴轻轻摩挲着我的头,呢喃道:“哼哼,你是我唯一的亲人,你要陪我一辈子。”那时的我总是觉得日子过得真幸福,我与主人的心靠得是那么近,那么近……
那么远
“谁让你把它带进房间里来的?”我看着眼前正怒吼的主人和一旁低下头害怕得瑟瑟发抖的他的儿子,夹着尾巴灰溜溜地跑出了房间。
这不是第一次了。自从主人成家立业之后,他的日子总过得那样繁忙,从前那个总喜欢搂着我说话的主人不见了,每当我走到他身边,想乞求他的关注时,他总是不耐烦地挥手赶走我。曾经的关爱仿佛过了保质期一般,变成了敷衍。
我失落地在客厅四处走动,却无意瞥见了镜中的自己:那明亮的双眸已变得逐渐浑浊,皮毛也失去了昔日的光滑,我已步入了老年,开始变得老态龙钟。可是主人,这就是你不再爱我、疼我的理由吗?不是曾经说好陪我一辈子的吗?
眼泪大颗大颗从我眼中滚落。主人,为何我感到我们的心像是被一层可恶的厚障壁隔开了千山万水那么远呢?
近,远
我呆呆地趴在地毯上,脑海中依然是刚才主人跟家人说不准备带我走的话语,主人终于要借着搬家的理由,赶我走了吗?
远远地,我看见主人走向了,脸上堆砌着虚假的笑容,他来到我身旁,轻轻抚摸着我。主人的手掌还是从前的温度,温暖此刻却又带有一种透骨的寒心。我牵动着我股肉松弛的嘴角,想挤出一个笑容,却只有几滴泪水流出,主人,你何必虚情假意地对我好呢,只要是你让我做的,我一定听话。泪眼朦胧间,我看见主人扬起手中的注射器,里面注满了晶莹的液体。是毒药吗?我认命似的闭上眼。我的意识渐渐模糊:主人,此刻为何我们的距离那么近,可心却隔得那么远?主人啊,愿我离开后,依然有人像我对你一样忠诚,也愿你们的心不再像我们一样,被隔开了千山万水那么远。
 
【点评】风华正茂时,倍受宠爱;老态龙钟时,颇遭冷遇。一条狗的“狗生”遭际演绎着世情的冷暖、世态的炎凉、世事的无常。这又何尝不是现实人事的种种折射啊?作者以细腻的文笔尽显了一条狗丰富而复杂的内心世界:受宠时的得意、失意时的落寞、离世时的凄凉。尤其是那最后的“遗愿”,那对主人的拳拳祝福,让人感怀不已。文章思路清晰,结构明晰,用语灵犀,可读耐品。(指导老师:张爱军)
 
那么近,那么远
               GA平台电子游戏初三(21)班  仲靖烨    
    水袖轻舞,珠翠插得满头;兰指微翘,眉目皆是风情。悠扬的京剧声传来,那么近,那么远······
秋千上悬挂的藤蔓生长出一朵翠绿的小花,承载着儿时的清香之梦。
老旧的收音机沙哑地呻吟,却依然阻挡不住京剧的魅力。如一位富有韵味的江南女子,戴着蒙面的斗笠,撑着油纸伞袅袅地向你走来。我听得呆住了,这一板一眼,这字正腔圆。我便缠着奶奶要学京剧,奶奶拿我没办法,便连连点头答应,“京剧虽然离你很近,不过,国粹可不是想学就学的,得持之以恒啊!”我却只顾着欢笑着跑出院子,与秋千一起要飞向天空。
黎明的使者已悄然而至,标志着新的开始。
才凌晨5点,奶奶就叫我起来吊嗓子。我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地连着最基本的“啊”,怎么这么难听,再听奶奶,那声音时而激越如战鼓响起,时而低沉如暗流涌动,时而清脆如珠落玉盘。而我,整个一大乌鸦,京剧离我好像很远,我不学了!于是,我又开始玩别的东西了。耳边,传来奶奶一声沉重的叹息。
长大后只依稀记得路边的白杨树,陪伴着我度过求学时光。早已忘了生旦净末丑的博大,忘了白脸的奸诈,黑脸的忠诚。又一年夏天,我回到了老家,去追寻磨灭的记忆。
穿着破破烂烂的乞丐裤,耳机里放着炸耳的流行音乐,路过以前的土庙前,不禁愣住了。从前咿咿呀呀的京剧声变成了不知所云的韩文歌,轻摇蒲扇的张爷爷李奶奶,变成了染发的疯狂男女。这还是我所认识的故乡吗?低头看向自己,又憎恶起裤子上的每一个破洞来。阴沉的天空像母鱼的肚子,一道闪电劈过,鱼籽争先恐后倾斜而出。奶奶见我来,只是摇摇头,沉默不语。看那路旁的花在风雨中饱受摧残,旁边的野草却在恣意地生长,生长······
回到家,捧过奶奶倒得一碗热茶,只听得她说:“想不想听奶奶给你来一段京剧?”我高兴地举双手赞成。她清了清嗓子,摆出架势;“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奶奶此时已成了黛玉,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一双似泣非泣含泪目。“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我分明看到有泪滑过奶奶的面颊。
国粹现在离我是那么近,那么远。不敢忘记那一招一式的威武雄壮,不敢忘记那抑扬顿挫的宛转悠扬,亦不敢忘却那水袖花旗的绚丽多彩。
我又想起苏州街头的桃花坞年画,老北京胡同里的冰糖葫芦,扬州剧院里的扬剧,这些究竟还有多少人能记住?现在的孩子只知道哈韩,欧美,以后还会有人知道国粹吗?我不知,真的不知······
髻梳得青黑,珠翠满头,一人在舞台上对着空空如也的观众席唱着,那么近,那么远······
 
    【点评】:本文立意深刻,针砭国人浮躁肤浅、盲目媚外的时弊;谋篇布局精巧,将过去与现在、自己与他人、本地与他地、追寻与丢弃等巧妙地融为一体,详略得当,疏密有致;语言精练而有诗意,散发着清新、淡雅、醇厚的气息。(指导老师:王安顺)
                
 
站台
GA平台电子游戏初三(13)班    叶紫炫
我有明珠一颗,久被尘劳关锁。一日尘尽光生,照破山河万朵。
                                                     ——题记
有时候,我多想纵身跃入深海,任自己被黑暗吞噬。我多想用锋利的刀刃,划破脆弱的肌肤,由血脉喷张,结束这一切。接二连三的打击使我几乎无法承受。
已值深冬,尽管太阳仍顽强地照着,但还是抵不住凛冽寒风。我立在站台旁,焦急等待。车,迟迟不来。
“车来了!车来了!”隐约中,仿佛听见有谁大叫起来。我顺着人流,向车门挤去。
第一辆车——“无望”。
车里的昏暗与外面的光景实在不相符。只在车门处,我便感到一股刺骨的寒意,直往裤腿里钻,像是阴冷的地窖。我不禁打了个寒颤。车内人声嘈杂,我惊奇地四处打量。
她,像只自卑的老鼠,尽量把自己缩小,再缩小,小成一团,蜷在自己的一隅。旁边几位看着她指指点点,说三道四。那些横扫过来的轻蔑的目光,如同锥子,把她怯弱的心,一扎一个洞。
他,约莫三四十岁,却一脸的倦怠与苍老。双肩耸动,单薄的身影,像极秋深时枝上一片欲抖落的叶。眼泪从他的双颊泻下,成小溪流。他颤抖的手中,握着的,是一柄尖刀,犹豫地在腕处漂移。周围没有人在意。
我不忍,急的想大喊,却怎么也出不了声。恍惚之中,我被人群挤下了车。顿时,身体仿佛像被掏空,没有一点力气。我只得退回站台,重新等待。
“车又来了!”这一次,又有人大叫。我再一次好奇地迎上去。
第二辆车——“无谓”。
车上的人大部分在熟睡,而不安的他,成功地吸引了我的注意。他左顾右盼,并试探性的戳戳同座的妇人,确保已经睡去。他眼珠一转,嘴角露出狡黠的笑,一只手偷偷向妇人怀里的包探去。一切都是那么顺其自然。真的没人看见吗?我恐怕不是。邻座两个小伙子目睹了全程,却始终报以无所谓的态度,“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相视一笑。
“不坐就算了!下去下去!”我正想说出真相,却被粗暴地推下。我又回到那个站台。
“来了来了!”最后一次,我向着车走去。
第三辆车——“无畏”。
车内阳光明媚,乘客谈笑风生。一位健壮的男子捧着一盆植株,兴高采烈地向人们介绍着什么。我的眼光,久久停留在那些殷红上。它们腰身纤细,脸庞秀丽,薄薄的瓣,仿佛承载不了内心厚重的情感,像极古时女子,羞涩见人,莲步轻移。阳光洒落,朵朵晶莹,像纯洁的心。“咳,谁知道它们会长这么好呢?前不久,还枯枝败叶的,现在竟美成了这副模样!”“是啊,咱们做人不也得向花学习吗?面对逆境,无所畏惧!”
我的心中一阵悸动。于是,我坚定的踏进了车,不再回头。
“嘟!”刺耳的汽笛声猛然惊醒了我。揉揉眼睛,看着身边熟悉的站台,我笑了。我想这次,我找到了前行的方向。
 
【点评】本文作者用细腻的笔触,虚构了“无望”“无谓”“无畏”三辆列车,将社会现象与自我成长历程巧妙结合起来写。构思精巧,立意深刻,催人奋进。( 指导老师:曹海燕)
 
那么近,那么远
宝应县实验初中初三(15)班   张梦涵
    夕阳,收敛起最后一丝光彩。暮色下的乡村褪去了鲜明的光泽,只留下一片幽深怅然的剪影,晚归的紫霞在昏暗中划出些呢喃的虚线。我拿起那只尘封已久的风车向着远方跑去……
   小时候,父母在外,祖母成了我唯一可以依靠的亲人。祖母用一支粗短的木棒,编织起一扇四叶风车,编织起我那美丽的童年。
   每一个日落黄昏,我和祖母总会出现在那条乡村小道上。微黄的阳光斜射在我和祖母的身上,长长的影子记载着我童年时美丽幸福的回忆。我的小手牵着祖母粗糙而又温暖的大手,我们的步伐随着我手里的风车旋转时快时慢;夕阳也仿佛总是因为我们祖孙俩欢乐的笑声而变得无比绚烂。吱呀的风车声一直飘向天边,飘到我那童年的梦里……
   一日,我和祖母同平常一样出现在那条小路上。阳光一如既往的温馨、柔和,长长的影子一如既往的跟随着我们祖孙俩的步伐缓缓前进。只是空气中没有一丝风的踪迹,风车一动不动地立着。我手握着风车,眼睛死死地盯住它,心里期待着它下一秒就能转动起来。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十分钟过去了,风车却一直耷拉着它的叶子,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我试着伸直手臂将它举高,等待了一会儿依旧无果。夕阳斜射在风车叶上,是那么的刺眼。我有些急了,攥紧风车使劲儿地甩了甩,可它也只是象征性地来回摆动了两下,又恢复了静止状态。我气急败坏地将风车摔在地上,小脸涨得通红,好像快要哭出来了。
    祖母看见了,不由得笑了一下。她弯下腰捡起被扔在地上的风车,轻轻地拨开我紧握的拳头放了进去。我嘟囔着小嘴说:“没有风,风车转不起来,怎么办呢?”祖母温柔地拍了拍我的脑袋:“孩子,没有风,那你就去找风啊。”“可是,风在哪里呢?”我疑惑的问。“你跑起来试试看。”祖母神秘的说道。
    我将信将疑地望着祖母,夕阳斜斜地照在她的脸上,散发出柔和的光辉。我慢慢地跑了起来,风车也吱吱呀呀的转动起来。我高兴地大声喊道:“我找到风了!风在这里,就在这里!”呵,原来,风是要跑起来追的。我越跑越快,手里的风车也一直欢快地旋转跳跃着,我突然明白了,我以为离我那么远的风原来是那么的近。回头看去,远方的天际灿烂成一片赤红的云霞,还有,祖母那慈爱的微笑,   那么远,又那么近。
…………
    童年就是如此美丽而又短暂的,每当我回首起那些与祖母一起走过的日子,记忆中的风车声总会从心匣中流泻而出,谱成童年那支最动听的歌,听起来是那么远,又那么近。
…………
    而如今,暮色相拥的傍晚,当我再次来到这条小径时,却只有独自一人。旧年的风景依旧熠熠散发着光辉,童年的记忆、转动的风车、祖母的身影似乎离我那么近,可是一伸手却又变得那么远——道是人空,心也空。
    倏忽,一阵微风吹来,手中的风车依旧走着那亘古不变的旋律。恍然明白,我又站起了人生另一个起点,人生的风源还等待着我去追寻,好像远在天边,又似近在眼前,无论远近,我终会抵达。
 
【点评】作文能注意从细部入手写出心理流程,符合一个青春少女的心理历程。从童真的思维去看待时光、观摩世界,把对美好事物的追求写得看似明白更显朦胧。写景开启文章,又通过写景结束作文。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地址:江苏省宝应县叶挺路13号   电话:0514-88222604  邮编:225800

Copyright ©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GA平台电子游戏    苏ICP备20143244号    

苏公网安备 32102302010086号